• 2010-12-27

    ex

    前一阵子,在公司附近的人行道上碰到EX,忽然从我眼前横穿过去。

    原以为这一世不会再见到的一个人,那天的事特别没有真实感,好像他是从我的前世而来,来让我吃一惊。

    他跟在我后面有几分钟,实在不愿意回头去看,宁愿他还是在我的记忆里,现实实在太伤人,对彼此都是。

    最近偶尔会想起他,都是开心的事,觉得幸好曾经在一起,不然可能连唯一的好时光也错过了。

    等我有天去北京玩,也要从某人面前飞身而过然后消失在人群中。

     

  • 今天把小群私聊的内容错频发到项目群,娘的,不要太丢脸啊,内容是:我做什么他都觉得我在泡男人,说了好多次,我就毛了(本人一向开不得这种玩笑,尤其被一个淫 乱的对象,交友不慎)。。。。难道这就是背地说人的现世报。。。

    星期一听说那个事情以后一直都不消停,不是情绪崩溃就是乱发消息,昨天还把发给闺蜜的消息发给一个男同事,内容是:晚上一起吃饭吧。。。。。。。我这么杯弓蛇影,神经错乱也许是多年前那件事情留下的阴影太深,也许。。悲剧真的就是这么一再重演的,丢了一个大脸以后忽然自己都觉得好好笑,人生嘛就当它是个玩笑,真真假假不必太当真。

  •       第一次听这首歌的时候把歌词听成了 因为生命存在死亡所以才要歌唱,也不失为一解~豆瓣周末乡下演唱会,在一个鸟不拉屎的地界。。惠州,来了唐朝,来了姜昕,曹方,与非门,和3个没听过的乐队,坐了3个多小时的车,迷路2次终于到了 DADA的草地,原来DADA的草地其实一根草都没有,而是一大块荒地,我们则是沾了这个房地产推广的光,来回赶了6个小时的路,听了7个小时的歌,饭也没吃上一口还不觉得饿,原来我们也是很热血的呢~

         广州不像云南有雪山音乐节,也不像北京有迷笛和草原音乐节,所以大家都把这种小规模的演唱会当音乐节来玩了,所以我也学人家拍了好多同往的漂亮姑娘以及好看的小伙子,这种场合大家总是特别有范儿,姑娘们都一人一根烟了,抽烟的女子您别说还真好看(莫看我,我老人家鼻炎了),好多我喜欢的北方口音,我是北方口音控,就爱听他们发卷舌音。。。。好嘛,我不乱扯了,上照片才是正经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