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西城天街的西西弗书店,重庆开了好几家这样的连锁店,还带咖啡座,特别温暖,进去了就不想出来

    书架前的妹子特别应景,买了本《1984》,想买冯小刚的《我把青春献给你》没货了,其实网上买书便宜很多,但是进了这样的书店再贵也买了,看见书放在那些木抽屉,木书架,帆布布帘儿里就特别想看它。

        回家第一天,跟妹妹妹夫去瓷器口喝甘蔗水吃绞绞糖,我妹顶着个5个月的大肚子还到处跑,5月份我就要当姨妈了~

        次日见闺蜜颖,吃糖水,瞎逛,吃泰国菜,聊装修聊男人,闺蜜颖最近想生个娃自己带着过,我也有此想法但是又怕银子不够使,本来要去她桃花山的“别墅”耍,时间不够没来得及,不然就可以喝酒吃东西加彻夜畅谈了,SO...从大学到现在都有人怀疑我跟她是LESS....虽然姐姐一直单身但视乎也不是LESS,可惜了,我身边优秀的单身女性比男性多多了,而且都特别待见我~

        三十在姑妈家过的,奶奶闹别扭没来参加,次日全家去奶奶哪儿吃年饭,碰见多年不见小学死党,不经人指点简直认不出来了,小时候一直觉得她特独立,懂得也多,爱好也多,什么事儿都挺有主义的,多年不见完全“妇女”了,听说大学毕业后就一直投身男人家庭的“大业”,经历过蛮大的波折现在结婚生子,精神气儿都没了,生娃娃发了点副,完全不是印象中的那个样子了,跟她聊了一阵子,一直在问我的“个人问题”,嗯,感觉距离有点大了。。

        晚上陪叔叔喝了点酒,听说他交女朋友了,反正看着状态蛮好,还在外面做厨子,他做的菜简直好吃毕了!!

  •      这次回重庆过年,发现我原来跟我奶奶是一卦的。

         话说我奶奶的老公,也就是我爷爷8年前过世了,于是奶奶就开始了独居的生活,她的小儿子,也就是我叔叔有时候跟她一起住,有时候出去做点零工,就她自己住。很多老人老伴过世以后又投入到新的恋情中,再找个老头老太太作伴儿。我奶奶不,她对老头木有任何兴趣,也没有老头的朋友,她唯一的朋友,另一个老太太2年前也过世了,所以我奶奶慢慢养成了一些宅的习惯,比如一个人吃饭,一个人睡觉,没人的时候就对着电视机过。大年夜,家里人都上桌了,她就一个人捧一碗饭菜去对着她那个小彩电,姑姑说,那就是奶奶的幸福生活。我心说,这不就是我吗,捧一碗泡面对着电脑的时候就是我安心最踏实最满足的时候。

         这几年奶奶还沉迷于两件事情,一是骂儿女骂邻居,再一件就是拿药吃药。骂人对我奶奶来说是习惯,也是她疏解压力的方式,骂儿女,骂我爷,骂同事邻居,人缘极差,唯一不骂的是儿媳妇和姑爷,她说了儿女带进家的那个人她是不会去说好歹的,最疼爱的是我们这些孙辈,这次回家终于去她屋歇了一晚,她很是满足。吃药也是我奶奶半辈子一直执着的一件事情,老太太有“疑病症”,就冲她奔90的高龄还能吃能睡能上房揭瓦就知道她一向没什么大毛病。最近2年奶奶信上了那些搞传销,卖假药的,经常天不亮就坐起车去参加“活动”,她的退休金跟私房钱都给骗光了,怎么劝都没用,对搞传销的人非常有感情,家里人也只能听之任之了。

         奶奶还有一个嗜好就是给我们摆她看的电视剧,这个说起来就高深了,她可以把同一个人演的几个电视剧包括这个人打的广告都自己编剧串起来讲,因为奶奶一直都不能理解“虚构”这件事情。有时候也给我摆她的人生,讲她小时候在乡下,爸妈抽大烟,把她送给人当“蛮子”(童养媳),天天挨打,16岁逃婚跑到重庆来给人帮佣,20岁嫁了我爷爷,生了3个娃娃都夭折了,我爸爸是老四,后来又生了我叔叔和我姑姑。晚年家里条件都好了算有点晚福,重庆的表妹特别疼她,成天开车带着她到处玩,吃好吃的,前年又去海南旅游,马上又该抱重孙了,希望她老人家能长命百岁,永远都这么神气活现的上房子骂人~

  •     

    岁末年初,忙着搬家入宅,忙着挣钱花钱,忙着置办新生活,忙着纠结一些五迷三道的感情问题,忙着吃旋转餐饮的年会大餐~然而露露说今年天平座受土星困扰,运势灰暗,这两天卜卦又说未来大凶,让一切的繁华看上去都那么岌岌可危,尤其是体检报告上那个严重失常的数字,不知道是不是厄运的征兆,还有感情的挫折感也让我怀疑这是不是又是命中一劫,如果真的在劫难逃的话,临死前一定要找人乱搞一下,不然人生也太悲催了。

    今年,做了四年的项目终于收获了,年会选在花园酒店顶楼的旋转餐厅,美丽奢华自不必言。餐厅周围是大玻璃幕墙,到的时候正好能看到红彤彤的落日,然后是徐徐登场的广州夜色,浪漫的烛光,星空一样的天花板,海鲜,甜点,美酒~我的人生啊,真是喜剧跟悲剧同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