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09-26

    Birthday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lily6851-logs/47195467.html

    澳门玫瑰堂内的圣母象

      托各位亲滴福,过了一个相当HAPPY的Birthday,多年没有过过这么完整的生日了,收到大家的礼物,祝福~聚会腐败一应俱全~上个星期都一直在忙着拆大家寄来的包裹,25号那天竟然还收到若干不大熟烙的同事们的祝福,再一次鉴定了场景组同事在人情味方面鹤立鸡群的优势~

       去年的昨天,是“神州七号”发射的日子,爸爸在它点火前10分钟发消息来说:“你就是27年前的这个时候生的呢~”,当时心里有点难过不能在他身边,爸老了也爱回忆过去了。

       我爸是个非常崇拜科技的体力劳动者,虽然我不在他身边,但是我可能想象得出他一定很兴奋,那一天他和妈在新家看完了整个发射过程的直播,而我又在惆怅着自己老了一岁,谁能想到呢,这是死神来临前的最后一线快乐,几天之后,噩运降临了。。。

       这几天这一切又如洪水般涌进心里,去年10月我妈病危,今年1月我到家的那天晚上我爸选择了永远离开我们,说不清,我的整个27岁所经历了多少噩梦的夜晚,多少次疯疯癫癫号啕大哭,但是无论我有再多的冤屈和不甘心,一切永远永远不可能再挽回了,那些没能说出的劝慰的话只能在无数个梦中说给爸爸他听了,如果我能陪在他身边可能不会是这样的结果,如果我能在跟他最后的那通电话里再温和一些再体谅一些,如果我到家的那天夜里没有住在妹妹家,如果我在那天夜里哪怕是给他一通报平安的电话,也许他都不会舍得就这么走了,但是以上的我真的就一件都没有做,我是这个世界上最有义务也最有可能能保护他的人,我没有尽到力,之前我怨恨过很多人但其实最恨的应该是自己。

       能想起最后跟他一起度过的时光是在我妈病房里叩瓜子儿,一起挤公车,一起在路边摊吃小面,他出殡那天穿着我给他买的一件外套和衬衫,都还是崭新的,买了两年他也没怎么舍得穿,穿不惯好衣服,会不自在。手机里面最后一条消息是我几天前发给他的。我没见到他最后的样子,不敢去看,我怕见到他受折磨的样子,他们说说非常非常瘦,如果他的死是为了让我好好的活,我正在努力,看~我不是又大了一岁。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败点 2008-09-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