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10-10

    长假归来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lily6851-logs/48101408.html

        昨天早上离开灰暗阴雨中的重庆,飞回暑热还没退去的广州,那些热空气突然让我觉得好安全。不能不说这样的旅程是一种煎熬,昨天的一切都历历在目,不一样的只是最亲的人已去了天国。

        重庆又到了阴雨连绵,灰暗不见天日的季节,去年也是这个时候离开的家,也是一个天还没亮的阴雨的早晨....现在简直憎恨这样的天气,总觉得那灰蒙蒙的一切后面暗藏噩耗。我妈在阳台上一直看着我上了记程车,昏暗的光线中我最后看了一眼她黑色的剪影,心里面终究还充满了不忍,现在的每一次的离别都可能是诀别,下次回来不知道还能不能看到这个剪影,虽然曾经咬牙切齿的恨过她,但是终究还是舍不得。

        陪了她一周,还是那样没心没肺的,更比以前挑剔了,还是不好处,最后还是吵了一架才又平和下来相处,自从病了以后每次回家见她的那一刻都觉得触目惊心,一直有心理准备还是觉得怎么都病成这样儿了啊,怎么得了啊?看她瘦得都没人样儿了,脸还肿着,眼睛也充着血,鼻梁上一大块重病引起的黑斑,我脑壳嗡一下就大了!刚到家那两天简直病得难受,陪她输了两天水,又精神起来,每天追着一个台剧看,嫌我做的东西难吃,走之前那天晚上带她去吃麻辣串儿,病得这么重还要吃麻辣串儿,好象又吃得高兴了起来,还磨磨唧唧想喝啤酒,也难得她这么糊涂,不然哪坚持得到现在。

       回来两天才渐渐走出那种死亡的阴霾,那个城市,那间房子里全是死亡的记忆,我父亲的自杀,我妈的病痛和随时可能来临的死亡。回来收到好几包喜糖,才发现大家这几天都在忙着结婚,是啊,我们这个年龄不是应该忙着开始新生活吗,难道只有我觉得生活快走到了尽头。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低迷 2010-10-10